注册
河南 > 文化

贵人鸟大举转身体育产业遇困境 体育产业收入为零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上市公司近年来争相跨界体育产业,传统的运动鞋服制造企业贵人鸟也来赶潮。资料显示,2014年以来,贵人鸟已经多次动用“大手笔”资金布局体育用品制造业、体育竞赛经营业和体育运动服务

上市公司近年来争相跨界体育产业,传统的运动鞋服制造企业贵人鸟也来赶潮。资料显示,2014年以来,贵人鸟已经多次动用“大手笔”资金布局体育用品制造业、体育竞赛经营业和体育运动服务业三大体育子产业的多个细分领域,企图打造成为“国内体育产业第一公司”。

理想很丰满,而且很遥远。在2016年半年报中,贵人鸟营业收入全部来自于传统的鞋服制造业务,公司体育产业业务对营业收入的贡献却为0。对此,有业内人士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贵人鸟在体育领域的转型尝试虽然不能盲目看衰,但国内的体育产业尚未进入“收获期”。那么,贵人鸟是否正陷入一个“美丽陷阱”?

买健身公司引监管问询

最近,上交所向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贵人鸟”)下发《问询函》,涉及该公司近期的一项并购。今年3月12日晚间,贵人鸟披露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收购威康健身,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初步确定为27亿元,交易完成后,贵人鸟将持有威康健身100%的股权,威康健身成为贵人鸟的全资子公司。通过此次收购,贵人鸟的业务将扩展至体育健身领域。

据了解,威康健身旗下的威尔士健身会所主要分布在上海、北京、重庆、杭州等国内一、二线的核心城市。威尔士在北京地区的一位会籍顾问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威尔士最早起家于上海,最近几年才开始进入北京市场,目前威尔士在北京地区只有4家健身会所,分别分布于朝阳门、建国门、西红门和东方新天地,不过她同时表示:“威尔士在北京门店的拓展速度还是很快的,4月还会有一家新店将在木樨园开业,今年下半年威尔士将在北京新开3到5家新店。”至于单店收益情况,该顾问并不了解。

根据交易预案,威康健身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6亿元和7.43亿元,两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983.72万元和4839.51万元,2016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43.84%和141.86%。对此,预案解释称,2016年营业收入增长超过30%的原因是2014年及2015年新开门店较多,这些新开门店营业收入在2016年得以释放,不过威康健身净利润的高增长原因却无法从当前披露的预案中找到答案。

对此,上交所在3月25日下发的《问询函》中就威康健身的财务真实性、现金的内部控制、会员的身份信息等数据进行了问询,并要求贵人鸟结合行业发展状况及经营模式,进一步说明标的资产的核心竞争力及其未来盈利快速增长的可持续性。不过,截至记者发稿,贵人鸟并未就此作出回应。

在并购标的被监管层问询的同时,贵人鸟拟将公司注册名称变更为“全能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一事,也在一天之内由“更名公告”变为“取消本次更名事项”。有分析认为,贵人鸟取消更名的原因是担心因更名规则趋严导致申报无法通过。

主业“失守”

据了解,贵人鸟起家于传统运动鞋服生产业务,与大部分本土品牌相似,公司旗下的鞋服产品大多定位于国内的三、四线城市。贵人鸟解释称,由于三、四线城市居民平均收入低于一线城市,消费者价格敏感度相对较高,因此国内部分运动品牌重点布局于三、四线城市市场,并通过集中的营销网络布局,适合三、四线城市消费者的定价策略,有针对性的市场营销推广和紧跟潮流的研发设计理念在三、四线城市逐渐发展壮大。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贵人鸟渠道端的门店数量分别由4027家扩张到了5560家,而零售终端总面积也实现同步增长,由28.21万平方米扩张到42万平方米。在销售渠道迅速拓展的同时,贵人鸟的业绩也被一步步地带动起来。《红周刊》记者注意到,2010年至2012年,贵人鸟业绩实现大幅增长,营业收入由15.35亿元增长至28.55亿元,增幅达85.99%,而净利润则由2.22亿元增长至5.28亿元,增幅达137.83%。

不过,贵人鸟似乎在前期扩张的过程中“用力过猛”,在2014年上市之后,贵人鸟的门店数量开始出现大规模萎缩。《红周刊》记者翻阅公司2013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财报后发现,贵人鸟在国内布局的门店家数一路下滑,已经由2013年时的5560家下滑至2016年上半年的4313家。其中,曾经被贵人鸟“引以为傲”的三、四线城市的门店数量下滑幅度十分明显,分别由2013年时的超过2092家、2135家门店,下滑至2016年上半年的1621家、1422家,而与之对应的是,贵人鸟在2013年结束了高速增长,当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5.74%,净利润下降19.79%,而到了2014年,贵人鸟的业绩继续面临调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纷纷回落至2011年之前的盈利水平。

针对门店数量萎缩和业绩下滑的窘境,红周刊》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贵人鸟,对方表示,“纺织鞋服行业发展到现在,已经由粗放式的扩张转变为精细化管理,过去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已经淘汰。目前,我们更加看重的是品牌的健康程度,没有活力和效益的门店我们自然会选择关闭。”

也是在2014年,贵人鸟提出对公司发展战略进行升级,从“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升级,同时寻找盈利模式清晰的并购标的进行资源整合。贵人鸟高级顾问陈奕此前曾对外高调表示:“我们想做的是国内体育产业第一公司。”

就此,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庆对记者表示:“在传统运动鞋服领域,一些如‘亚瑟士’等专业运动品牌深受消费者欢迎,而反观贵人鸟却处于本土运动品牌的二线,与其说它是运动品牌,不如说它是有运动特质的休闲品牌。”他认为,这种非专业化让贵人鸟的产品被替代的可能性大增,在这种背景下贵人鸟的转型,既可以说是主动求变,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漫长的盈利实现周期

在外界看来,贵人鸟在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声势较大、结果寥寥。2015年1月,贵人鸟入股虎扑体育,双方合作设立体育产业基金,总规模20亿元,基金将重点关注O2O体育运营、体育培训与个人健身服务、智能设备、体育网络媒体和社区平台等细分领域。

“牵手”虎扑之后,贵人鸟的转型步伐加快——同年4月20日,贵人鸟全资子公司贵人鸟(香港)有限公司对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BOY)投资2000万欧元,完成增资后,贵人鸟将成为BOY的第一大股东,进而完善公司在足球领域的布局;一个月之后的5月21日,贵人鸟斥资2亿元联合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布局校园体育赛事资源;在2016年,贵人鸟除了计划收购上述威康健身之外,还收购了体育运动产品零售商杰之行和名鞋库,以推动公司对运动鞋服销售渠道的全面布局。

不过,《红周刊》记者在查阅贵人鸟2016年半年报后却发现,虽然贵人鸟自2014年就开始确立转型,并动用“大手笔”先后布局体育用品制造业、体育竞赛经营业和体育运动服务业三大体育子产业的多个细分领域,但两年过去了,贵人鸟的营业收入至今仍然全部来自于传统的鞋服行业。

难道贵人鸟在给投资者们讲一个美好的资本故事?对此,上述贵人鸟内部人士对记者解释称,目前贵人鸟的转型是以传统的鞋服业务为基础,多元体育产业协同发展,所以目前贵人鸟的盈利来源仍然以鞋服业务为主。但他向记者透露,公司2016年年报将在今年4月底披露,届时就可以将2016年所投资的杰之行和名鞋库的利润纳入公司报表范围,享受到前期所投资的部分利润。不过,当记者问及其他体育业务何时实现盈利时,对方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是表示:“体育产业有一定的投资周期,具体多久能够实现利润,目前我也不知道。”

对于体育产业的盈利周期问题,张庆也有他的看法。他对《红周刊》记者说,我国的体育产业目前还只是耕种的季节,收割的季节尚未到来。

因此,对于贵人鸟的跨界转型,张庆并不认为应该盲目看衰其在体育领域的尝试。他对记者说,贵人鸟原来鞋服主业的“天花板”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把上市融资来的钱全部投向主业,我反而不乐观,贵人鸟通过资本驱动,延长产业链,对外可以给投资者一个想象空间,对内也可以为自己的下一步发展进行提前布局”。

不过即便如此,张庆在采访过程中还是表达了他对贵人鸟转型的某些担忧。例如,对于贵人鸟布局校园体育赛事资源的举措,张庆在面对《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认为,与国内体育消费习惯和全民健身意识的培养相比,校园体育的发展和变现则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首先这里面涉及到对体制的变革——要把生产要素释放出来,让民营资本参与进去,进而掌握话语权和所有权——这是一个复杂的利益再分配的过程,我们目前还没有像NCAA(全美大学体育协会)这种职业化的运营模式。”

在采访的最后,张庆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对贵人鸟来说,其转型的最大挑战还是在投资的方向、对投资收益的预判以及交易方式的选择上。

[责任编辑:冯磊]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看点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