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地铁看郑州征文作品】地铁写就的情诗
河南

【坐着地铁看郑州征文作品】地铁写就的情诗

2021年05月31日 14:35:27
来源:凤凰网河南

作者|程韬光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望着如意湖上飞翔的白鹭,背诵杜甫诗句的桔子就不由想起从上海来到郑州的缘由。

源自播音员母亲的熏陶,桔子自幼就喜欢杜甫的诗,尤其是《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意和气势让她不断生发远游的梦想。在世纪之交的酷夏,她毫不迟疑地在高考志愿上选择了郑州大学,也因此与执拗的母亲发生了争执。母亲问她,“你去过郑州吗?”她说在梦里去过,曾随着杜甫、白居易、刘禹锡和李商隐的诗境,一次次地在梦里去过。母亲又问,“你知道郑州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桔子想起一本书上写着“郑州是火车拉来的城市。”母亲便有些伤心,“可是,那是一座连地铁都没有城市。”在桔子生活的城市里,地铁每天和城市一起苏醒,一起沉睡,已经成为现代都市的一个隐喻。“将来会有的。”桔子的话充满着信心和勇气,因为郑州的热土曾成长着令她心仪的诗人们!

桔子的家有着浓郁的地铁情结。她的父亲曾是江南这座繁华都市的地铁设计师,只是当地铁像发光的蛛网载着不同人走向各自心中的方向时,积劳成疾的父亲却乘上了去往天国的地铁。那天葬礼的大屏上,播放着无数地铁穿梭的画面,那瞬间黑暗又瞬间光明的画面,如同一浪一浪的潮水将桔子推向不可知的远方,她的脑海里只剩下那首《开往春天的地铁》的旋律……不久,母亲从电台调到地铁公司担任播音员,在地铁的一个又一个站点,提醒着迷路的人,提醒着每一个穿过黑暗即将走向高处、走向光明的人,回家。

桔子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黄河岸边的郑州。大学生活是美好的,美好的让她心痛。在一个“落花时节又逢君”的秋天,桔子与他再次相遇在杜甫故里。他在不远处的竹林边,低声唱着,“这个冬天/最后一夜,我和你都在寻找/开往春天的地铁。这里不是我的世界/我等了一天一夜/等开往春天的地铁……”多么熟悉的旋律,美丽而忧伤!桔子顺着声音望去,又见面了,他是谁?他叫什么?目光犹如微风的抚摸,他似乎感受到了,远远地笑看着桔子,像一道光!他向桔子走近,伸出了手,“我是计算机学院的江山,这里是我的家乡。”桔子报以微笑,“你的家乡很美。”“是的,你看这初秋的竹林边,我亲手种下的南瓜是那么丰硕,多像浓缩着的阳光。”他像个诗人,“还有远处的田野,黄金的稻穗起伏着黄河一样的波浪。”桔子看着江山,“你与杜甫是老乡?”江山点头,激动不已,“真不想到,因为你来拜谒杜甫,让我再次遇见你。”实际上,为了接近心中美丽的女神,江山曾设计过无数个情节,但真的没想到在家乡遇到女神。“请允许我带你看看我的家乡。”略有羞涩的桔子随着他转身,随着他走向竹林边的伊洛河岸,“是的,你的家乡很美。”远处河洛交汇的太极图似乎与桔子和江山对视,让桔子不由得心底微微颤动,“顺着伊洛河一直走下去,入海处便是我的家乡。”“你的家乡也是美的,那里有数不清的高楼大厦,还有四通八达的地铁。”江山说着,“我去过上海,喜欢坐地铁。车厢里每个人都怀揣着梦想,在短暂的黑暗中迎来出口处的光明。”桔子记得她曾答应过母亲,在大学毕业后回到上海去,所以,当夕阳照着伊洛河面时,她转身告辞,“我该回去了,虽然这里很美。”

随后的日子里,江山已经多次在校园里的教室、图书馆甚至幽静的花园里见到桔子,他们要相爱了,却隔着一道“地铁”!当桔子在电话里多次提到江山的名字时,她母亲第一反应就是,“郑州没有地铁!”桔子只好对江山说,“我期待郑州有地铁的那一天,我陪你坐地铁,去你的家乡。”

毕业了,桔子怀着美丽的遗憾回到了上海,就在地铁公司的宣传策划部为每一个站点设计美图,她想让每一个坐地铁的人看到抚慰心灵的风景,可是,她无法抚慰自己对江山的思念。江山为了越过心中的那道“地铁”,他不断地收集着关于世界上最美的地铁资料,更期待着郑州地铁的诞生。当郑州地铁开建的时候,他舍弃在一家外资企业的高薪待遇,毫不犹豫地应聘到刚刚组建的郑州地铁建设指挥部。紧张的工作之余,他最大的幸福就是向远在上海的桔子汇报着郑州地铁建设的点滴进度。桔子也似乎找到了委婉拒绝母亲关心自己终身大事的理由,时光就这样地在两地的相思间悄悄流逝……

2017年的3月6日,当承载“雷锋号”之名的地铁1号线1号车发车时,桔子应约而来,和江山紧紧拥抱在二七站的月台,带着浓浓爱意,一起乘上开往春天深处的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