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网友实名举报黑龙江雄鹰集团非法霸占集体财产

2013年04月01日 15:30
来源:深圳之窗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近日,有一名叫“江荣久舍命反腐”的网友在新浪杂谈微吧发帖,实名举报齐齐哈尔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韩毅锋伙同雄鹰集团董事长张举彦等,霸占集体财产,非法骗取国家破产企业职工安置资金八百多万,江荣久本人也多次受到死亡威胁。该贴一经发表,便受到网友热议,转发评论25000多条。
  
  欺人太甚,集体的房产被霸占了
  
  2011年9月9日,在齐齐哈尔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韩毅峰的指使下,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刘秀繁院长的指示下作出了《关于齐齐哈尔链条厂破产资产分配有关情况的说明》,在此说明里强调位于齐齐哈市龙沙区通达街的三处房产“902.16平米办公楼、510平方米办公楼和279平方米锅炉房属于齐齐哈尔市链条厂的房子,不属于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的房子”,明目张胆的造假!!因此,以上三处房产就“名正言顺”的成了国有资产。网贴的举报人江荣久,正是原是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以下简称第三工程队)队长。
  齐齐哈尔市建设局多次出具证明,证明以上三处房产属于工程三队所有!!
  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成立于1984年,是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工业局、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的下属,独立核算、自负盈亏、集体企业混岗单位。
  1994年12月31日,齐齐哈尔市中型国有企业齐市链条厂资不抵债,宣告破产,雄鹰集团兼并了链条厂,同时,也把原本属于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集体所有的902.16平米办公楼当作链条厂的资产给侵占了。1998年雄鹰集团借口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902.16平米的房照上产别是“全民”,把房照骗走不还。据了解,齐齐哈尔链条厂和齐齐哈尔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第三工程队企业成立时的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均为企业职工自行筹借,齐齐哈尔链条厂、齐齐哈尔机械冶金工业局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并没有资金投入。齐市链条厂国有企业破产财产被齐市雄鹰集团兼并,被兼并资产已经经过司法审查,在司法审计中没有包括第三工程队等全部(共三处)集体企业房产。第三工程队是自筹资金建队,在企业建立时就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单位,工程三队建房,链条厂没有给工程三队投过资金、开过工资。
  
  偷天换日,集体的财产被私人用于谋取暴利了
  
  为了要回工程队集体的财产,江荣久和同事们从市级一直告到中央,国家信访局专门下文责成省信访局成立工作组立案调查,省又进一步责成齐齐哈尔市国有资产局、市信访办、区信访办还有雄鹰集团等召开现场会议,上访职工根据国家信访局的要求也应当参加工作组。可会议结束后,职工没有一个人被通知参加工作组,上访的职工不仅没参加工作组连面都没见。某些部门一次又一次为强占第三工程队财产的雄鹰集团当了一个保护伞。
  2004年5月19日,雄鹰集团假报破产,摇身一变成为民营企业,雄鹰集团负责人张举彦变成身价几个亿的私营企业老板。据知情人介绍,雄鹰集团所属单位如药业、电池厂都是赢利单位,根本不存在破产的情况,该集团破产前曾秘密将3亿资金转移杭州、富拉尔基和南亚地区。相关人士称,雄鹰集团假破产没有人敢查,没人敢立案,那是高压线谁碰谁倒霉,后面有很多大官顶着。这个时候,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追回集体财产仍然被雄鹰集团占有着。工程队的职工仍然在信访的漫漫长路上跋涉着。
  2008年,齐齐哈尔市领导赵万山亲笔指示,由国有资产局牵头,市财政局、城建局、市产权处参与成立调查组,并再三强调“国有资产不得流失”。
  赵市长的一句“国有资产不得流失”在某些人的运作下,变成了齐齐哈尔市机械冶金建筑公司第三工程队追回集体财产的噩梦——集体的房子突然变成国有的了!而这变成国有性质的房子还被强势的雄鹰集团抓在手上。江荣久悲愤地说,如果领导们真的是要求国有资产不得流失,几千万甚至几亿元的国有资产就不会流失到个人手中,并且把集体财产都流走了,也许流失越多,有的人捞的就越多。赵市长提国有资产不得流失,表面上看多么为国为民,可谁都知道工程三队的集体财产经过最终还是通过变成国有资产的办法绕着弯的流失到了私营企业主张举彦手上了,出租牟利。
  
  贪心不足,巨额的职工安置费被私吞了
  
  齐齐哈尔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韩毅锋伙同雄鹰集团董事长张举彦等,非法骗取国家破产企业职工安置资金八百多万!他们用已经破产10年之久的齐齐哈尔市链条长的废公章,同时私刻厂长付斌的个人名章,在职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职工名义出具《解除劳动关系审批表》等手续,再次骗取国家破产企业解欠工资等费用800多万元,目前看证据确凿!
  据江荣久介绍,1994年12月31日,齐齐哈尔市中型国有企业齐市链条厂资不抵债,宣告破产,雄鹰集团兼并了链条厂,市政府为了安置职工,给雄鹰集团1700多万元,可雄鹰集团董事长张举彦把钱扣留没有发给职工,85%职工被放假回家,剩下职工上班也一分钱安置款没给发,全进了雄鹰集团张举彦腰包。
  雄鹰集团按齐齐哈尔市政府要求接收齐齐哈尔市链条厂破产后财产和人员,1998年齐产改办(1998)152号文件批复,雄鹰集团国有股份转让,全部由张举彦持有,并规范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即受让方也承担原公司国有股的债务和安置本企业的全体职工(含离退休人员)前提条件,原链条厂离退职工是雄鹰集团的离退职工,可是雄鹰集团对一个集团离退休职工实二样福利待遇,雄鹰集团离退休职工取暖按60%报销,而原链条离退休职工年只给400元,其中2000年至2001年至今的都没给报销,雄鹰集团接收原链条厂的财务同时应接收其离退休职工。后来雄鹰集团再次破产时把链传动有限责任公司(链条厂改制后的名字)拔离了,现齐齐哈尔链传动有限公司也是个私营企业了。
  江荣久称,他本人曾给雄鹰集团工作并创利上百万元。因为集体企业财产被霸占,职工叫苦连天,他带领全体职工走上了告状之路,因此雄鹰集团开始扣其退休后10项福利工资小本工资,另外还扣其全家取暖费也不给报销,前前后后雄鹰集团共欠其数万元各种应付的福利费用。他的生活可谓一个字“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河南频道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李广义] 标签:雄鹰集团 集体 财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娱乐风暴

娱乐时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