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玉雕大师杨传烈:田黄石雕刻贵在创新

2012年10月31日 10:46
来源:典藏周刊 作者:宋永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随着秋拍帷幕的拉开,正如当代玉石雕刻大师杨传烈所说:“没有田黄石的拍卖行是Hold不住的。” 田黄石专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杨传烈现为中国寿山石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寿山石鉴定师。杨传烈编著过中国四大名石石种《鉴赏寿山石》一书,他对中国书画及金石创意制作颇有研究且有所创新,并多次在海内外举办过个人金石印纽展,作品广为专业机构收藏。 

不仅如此,杨传烈取薄意、浮雕、圆雕等手法,在田黄石的艺术天地里游刃有余,取得了巨大的成就。2010年,他获得文化部授予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寿山石雕文化承传人的荣誉。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是中国玉、石雕刻行业内技术、艺德方面的荣誉称号。其评定范围为全国范围内从事玉、石雕刻工艺的专业技艺人才。由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主办的此项活动已经开展了两届, 在推动玉石雕刻人才发展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实行注册制,每两年注册一次,由获得荣誉称号后的第三年开始注册。该评选活动给领域内的人提供了一个学习、交流的平台,促进了中国玉石雕刻大师荣誉称号获得者在已有成就的基础上不断进取、不断创新。 

作为中国当代玉石雕刻行业最具影响力、权威性的专业奖项,10年来,“天工奖”累计入围作品逾3000件,这些作品无论是在工艺水准、工艺程度还是材料运用上,都是中国当代玉雕的巅峰之作。

商报:从2003年至今,您获得过“天工奖”每一个等级的奖项,您的作品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杨传烈:我作品最大的特色是创新,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追求的。创新就是要启发观众的想象力,在雕刻技术上不仅要继承古人的优秀水平,还应该结合当前的先进技术。我把“海派”的雕刻特点和“闽派”的雕刻特点结合起来,雕刻的作品画面感很好。当然,创作过程中把刀工创新与文化内涵结合起来同样重要。

商报:作为玉石雕刻大师,您是怎样看待雕刻的?

杨传烈:任何一件雕刻的玉石都是一件艺术品,而艺术品应该饱含自己的思想感情。雕刻的时候应该从文化角度去考虑,有文化内涵的艺术品具有更高的价值。雕刻就像做人一样,最忌讳的是以挣钱为目的,一件好的艺术品往往来自于站在高角度的思考,这样才能够经得住历史的考验。作为玉石雕刻大师,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将寿山石雕文化传承下去,这也是我后半生努力的方向。

商报:您怎样看待我国当前的雕刻水平?

杨传烈:近些年取得成就的人不多,可以说,在玉石雕刻水平上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很多时候,我们业内人士都感觉审美疲劳了。当前的玉石雕刻技艺参差不齐,很多都是“七分石头三分功”。真正的大家应该是“三分石头七分功”。功的创造力很强,功往往比石头还重要,功是有内涵的。总体上来说,是缺乏创新。

另外,像“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中宝协)”这样具有专业性、权威性的机构太少。业内人士之间缺乏一个较好的交流平台。

近水楼台先得月

商报:雕刻是一门艺术,您爱上艺术是受谁的影响呢?

杨传烈:我父亲是鲁迅美术学院的学生,他的国画画得特别好。小时候,他常常带我去看画展,逛美术馆,并且父亲会一直在我耳边讲这是什么笔、什么颜料……我当时觉得那些画展很乏味,总想着早点结束好出去玩。现在我才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我想我现在的审美观和创意来源于童年的耳濡目染。同时和我的性格有关,我从小就喜欢发明创造些东西。从中学开始就自己篆刻印章,并得到同学们的好评。后来,我上了美术学院,学了美术史以及一些技术层面的知识,然后在我的作品中融入自己的想法,同时自己也在不断摸索中前进。

商报:您在雕刻上成绩斐然,并且您钟情于田黄石,为什么?

杨传烈:天时地利人和。我从小在福州长大,离寿山的寿山石(即田黄石)的开采区仅40分钟的车程。自从人们发现田黄石的价值以来,很多人都来寿山这个地方淘宝,我也常常看到周围的人在雕刻田黄石,在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我对田黄石越来越感兴趣了。如今,当一块原生态的田黄石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看一眼心里就有了个大体感觉,知道它最适合雕刻成什么。

商报:您的作品《鼎八仙瓷白芙蓉套章》彻底打破了寿山石章的固有范式,将远古的鼎、瓶、尊、爵、钵等具有个性符号的器物制为印纽,再将个性鲜明的八仙人物列于鼎瓶之上,使套章浑然一体,非常独特。此寓意是什么?

杨传烈:自古以来鼎瓶便是权力的象征,而八仙过海自是显神通之意,此作正是寓意欲达人生之巅,往往需变通各种处世之道,方可达海阔天空之境。鼎瓶的厚重,众仙神情生动传神,意象以外的故事让人浮想联翩。这是我想达到的目的,也是大家当前对我这幅作品的评价。

商报:在您这么多年的雕刻生涯中,有没有遇到比较大的困难,您有没有想放弃的时候?

杨传烈:有不被人理解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周围的人都不能理解我所坚持的,也很少有人能理解我的作品,那段时间很难受。我现在明白了,从事雕刻等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艺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理解的。

当然,最痛苦的事就是在我创作的过程中有“江郎才尽”的感觉,绞尽脑汁都没办法。那个时候我就特别想进修。后来,进了鲁迅美术学院,在那里,我的思维得到了进一步的开拓,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田黄石不会贬值

近日,网上有关田黄石价格暴涨的消息说近年田黄石的涨幅达到100%。

商报:您怎样看待田黄石的市场?

杨传烈:由于受当前大环境的影响,田黄石市场没有前几年那么火,前些年,大家盲目跟风使田黄石价格疯涨,这些年逐渐趋于平静了。当然,田黄石的升值空间很大,没有田黄石的拍卖行Hold不住。这个时候是投资田黄石的黄金时期。前些年普通田黄石的价格是1.5万元/克,而如今达到了3.5万元/克,未来会更高。

商报:田黄石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市场前景?

杨传烈:田黄石曾经是宫廷里皇帝玩的宝贝,而如今流传下来了,好东西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并且,田黄石不需要打广告。不仅如此,由于田黄石产量少,并且是不可再生资源,又非常稀缺,所以是不会贬值的。

 
[责任编辑:宋欣] 标签:玉雕师杨传烈 田黄石雕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娱乐风暴

娱乐时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