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阎连科:我与河大

2012年09月24日 16:07
来源:河大百年校庆网站 作者:阎连科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阎连科

我是一个没有在校认真读过书的人,所谓的1966年入学、l976年高中毕业,也只是人生时序上的一段荒废的笔记。而且实际上,高中并没有毕业,因家里极缺医药费用,便丢掉课本,到新乡水泥厂的矿山上打工去了。全国恢复高考那年,我梦想有一天能够走进大学的课堂里,听教授在讲坛上授课,自己在下边正襟危坐地记些笔记。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又认真复习了高中的课程,准备迎接学业上的一次日出。终于到1983年时,我所在的部队(师机关)和河南大学有了某种协商,河大同意给商丘的驻军开办一个大专班,学期三年。当时领导传达的精神,是说这个班每年要有半年脱产,到河大校内听课。于是,我以为真的可以圆一圆我的大学梦,就拼命复习、拼命阅读、拼命计算,生怕考不进那个有名额限制的“河大班”。结果我的考试成绩还算不错,在那三、四十人的“河大班”还算靠前,顺顺当当成了大学生。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那个“每年必须有半年脱产到河大听课”的计划,改为了河大的老师定期、定时地从河大的教室里走出来,到商丘驻军的营房里来给人授课。这个计划的变更,使我坐在大学课堂里做做笔记的梦想轰然破灭,而且,学的又是“马列主义政治教育”专业,实在离我热爱的文学相距太远,然而毕竟可以通过这个“校外班”取得一张河南大学的正规学历,也就半是欣喜、半是遗憾地一边工作、一边待河大老师到了军营之后,坐在临时改为教室的会议室里听课了。记得发文凭那天,校方和驻军的领导都十分重视。为了让大家感受一下“母校”,用大轿车把我们从商丘拉到了开封,几个小时的颠荡之后,我们的师长和政委领着我们在河南大学的门口合了影,还让我们同政教系的老师留了念,河大的一位校长还在我们的毕业典礼上讲了话。

将近20年了,与河大有关的许多事情都忘了,惟一不能忘记的是我们在河南大学的校园参观时,那些大学生们看着我们这些老大哥、老大姐——解放军叔叔、阿姨们异样的目光。今天,我在填写任何简历时,大都写上“曾经就读于河南大学政教系”,其实不仅是学历的象征,更是经历的实在。现在,很多时候,我在无奈时也到大学讲课,每每站在大学的讲台上冒充老师或名誉教授时,其实都是要脚脖子发软、站不稳脚跟的。所以,对于河大,因为遗憾,才越发觉得亲切;今天,河南大学肯把我算做她的一个学生,这让我多少感到欣慰。

最后,也必须坦诚地说:正是因为河南大学那一张大学文凭,才使我在实际生活中得到了许多许多实在的益处。我是真的感谢河大,从内心把她作为我的一所“母校”呢!

 
[责任编辑:王玉涛] 标签:河大 阎连科 校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娱乐风暴

娱乐时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