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护法》《大鱼海棠》 国产动画电影为何都要众筹?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大护法》《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魁拔》…… 国产动画电影为何都要众筹电影结束,一行行普通人的名字出现在字幕上,向参与了众筹项目的观众们致谢。《大护法》《大鱼海棠

原标题:《大护法》《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魁拔》…… 国产动画电影为何都要众筹

电影结束,一行行普通人的名字出现在字幕上,向参与了众筹项目的观众们致谢。《大护法》《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魁拔3》,都出现了这一幕,这是不约而同地用到了众筹。

近日,动画电影《魁拔4》也发起众筹,并提前完成了100万元的目标金额,截至7月23日筹资超340万元,近4万人参与了众筹。

即便《魁拔4》已提前超过预期3倍多,但300多万元的资金对一部制作精度要求颇高的动画电影而言,可谓杯水车薪,青青树动漫董事长、《魁拔》系列导演王川在接受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专访时坦言,现阶段,众筹对于国产动画电影而言,并非是创造电影投资回报的商业模式,更多的是一种扩大影响、宣传推广的营销手段。

《大圣归来》的众筹收益仍历历在目。当年,金融专业出身的路伟在朋友圈里“振臂一呼”,为《大圣归来》的宣发经费进行众筹。寥寥数语只是说明了这是一部动画片,预计2015年上映。另外,作为出品人的他保底分红。没想到一周之内就引来了朋友圈朋友们的关注,不到5个小时就筹集了500多万元,一周后筹集了780万元。“他们主要是我金融圈、上市公司的朋友和电影圈的伙伴。很多都是十来年的朋友了。”

2015年暑期档《大圣归来》近10亿元的票房,让参与到该片众筹的89个“股东”赚到了钱。但到了2016年暑期档的《大鱼海棠》和2017年暑期档的《大护法》,众筹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从股权融资的金融产品方式,演变为给参与众筹的观众予以动漫周边产品的回报,而不是“本金+分红”的金融衍生品方式。

《魁拔》系列导演王川,亲历三部《魁拔》的创作,无论对于国产动画电影的众筹,还是全行业的发展情况,都很有发言权。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对王川进行了专访。

每经影视:我们注意到2014年上映的《魁拔3》用到了众筹,《魁拔3》的出品方还吸引到了包括万达电影在内的资方大佬?

王川:是的,但《魁拔3》的众筹是一种金融方式,参与众筹的人本金或利息是要支付的。现在《魁拔4》的众筹用的是消费品的方式,我们给参与众筹者予以电影周边品之类的报酬。

每经影视:为什么回报方式会发生变化?是因为考虑到兑付的风险吗?

王川:我觉得现在使用的“消费品回报”的众筹方式,参与众筹的人可以说是对这部电影有情怀的,是电影的粉丝。粉丝的支持更能让我们感知一种真正的支持,而金融方式的众筹支持,可能混杂着很多投机性,可能参与电影金融众筹的人只是看中了这个项目有可能赚钱。

每经影视:《魁拔4》众筹的主要目的,是不是希望先通过粉丝对电影项目的关注,让资方看到这部电影的热度,从而吸引大型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出品?

王川:我们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这个,而是想知道有多少粉丝支持《魁拔》。几百万对《魁拔4》的制作成本来说远远不够,《魁拔4》的制作成本在3000万元~4000万元左右。光靠青青树自身的力量也比较难,所以还会有其他投资方介入,我们一起来把这个项目做好。

每经影视:《大护法》《大鱼海棠》《大圣归来》《魁拔》等国产动画电影都用到了众筹,这是否也反映了国产电影资金还是普遍匮乏的?

王川:的确是这样。要做高质量的动画片,需要的资金量、粉丝支持、消费支撑都很大。现在还没有形成固定的市场循环模式。项目开发中,出现例如众筹这种看上去非常规的做法。资本投资电影的热情明显更高了,但在资方看来,动画电影没有明星效应之类的保障,比真人电影的投资风险更大。

每经影视:为什么说众筹是“非常规”的做法?

王川:我相信迪士尼的动画电影就不会众筹,因为它们有相对稳定的市场循环。这些动画片制作成本、周期都相对固定,市场回收也差不多,整体比较可控。而我们目前正处在走向成熟、走向稳定市场循环的过程中。

中国动漫公司95%不盈利

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市场将会归于理性和多元化

●成功的公司利润好不成功的面临破产

作为彩条屋“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大鱼海棠》一“出镜”即获得20%的高排片,斩获5.65亿元的不俗票房,但未能复制《大圣归来》9.57亿元的票房奇迹。而今年暑期档,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彩条屋选择了个人风格清奇的《大护法》。

《大护法》的尺度远超许多真人电影,这个看似常见的动画片展开的却是一个满是杀戮、集权、恐惧、爆头的故事。因此,彩条屋自动为《大护法》分级为“PG-13”,建议13岁以上观众观看。作为投资方,为什么彩条屋执着于“棘手”的《大护法》?

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对记者表示,《大护法》有三点令他动心。“一是强烈的个人风格,中国传统的水墨风格,搭配西部片手法,暴力与美学兼具;其次,不思凡(《大护法》导演)的作品有非常强的原创精神,世界观、故事、人物、台词完全都是原创,没有任何IP做背书;还有就是他的思想深度,他对于人性的理解和挖掘,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做一些有‘脑子’的中国动画了。以往的作品更多希望做‘合家欢’,其实我觉得这是个伪命题,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出合家欢,做出来的大多只是相对劣质的低幼产品,反而深深伤害了成人观众。”据查,彩条屋之前出品的《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我叫哀木涕之山口山战记》主打“合家欢”,却仅获得834万元和1216万元的惨淡票房。

而对于《大护法》可能带来的投资失败,易巧则表示愿意承担后果。“我看到样片之后就没有考虑过网络发行,一定会努力先让它上院线,哪怕上不了,这个损失彩条屋也能承担,与其说赌,不如说我们是真的喜欢,看重它对动画市场带来的影响,这个比赚钱意义更大。”

近日,资本似乎来得凶猛了一些。几日之内,爱奇艺和光线传媒合作推出第一部网络国产动画电影《星游记》,网易漫画与漫威合作打造国内首部漫威超级英雄漫画,企鹅影视欲与腾讯动漫、玄机科技等推出近百部国漫作品。不过,制作原创动画是出了名的周期长、门槛高,又有种种不可控因素。易巧亦告诉记者:“我说的更绝对,95%的动漫公司都不盈利。”

那么,热钱的涌入,是否能解动画行业的资金之困?动画产业目前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动漫公司的现状是成功的公司利润非常好,比如《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熊出没》系列,不成功的甚至面临破产,大部分公司还在酝酿作品的过程中,这一两年就会见分晓,会是阵痛期,会出现强烈的两极分化,好的更好,差的更差,市场将会归于理性和多元化,不一定每家公司都要做电影。”

到了今年,彩条屋已走到第三年,当初投资的那13家动漫公司又怎样了呢?“出了作品的公司基本都是盈利的,另外一些在潜心创作中,成本基本都是彩条屋来承担,没有让他们考虑盈利问题,做出来好作品,自然会获得很大的收益”。

●《阿唐奇遇》首日票房518万照此趋势回本很难

连续出品了《小门神》《阿唐奇遇》两部动画长片的追光动画CEO王微,对记者叹道:“难啊,做动画一直都很难,将来还会更难。”从公司成立伊始,王微就笃定要做“面向大众合家欢”的CG动画。当记者问及2D动画时,他一脸惊讶道:“在我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五年,这个就已经过时了,迪士尼十年前就把二维动画组全部解散了。”

但是,CG动画显然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据王微介绍,皮克斯动画的成本,平均一部约2亿美元,而《小门神》的制作成本为1000万美元(约合6700万元),《阿唐奇遇》稍高些为8500万元,“我们其实只有8500万元,还要做出一个品质让普通观众觉得挺好挺精致的,差不多有皮克斯的感觉。”王微把这种感觉比作造飞机,“像造个飞机似地,这么做出来不错,有的跟波音跟空客差不多,成本只有他的1/12。”

去年的《小门神》票房止步7868万元,离王微预估的2.5亿元回本票房相差很多。而刚上映的《阿唐奇遇》,质量较上部有了显著提高,也融入了更多心思,然而首日排片仅8.8%,首日票房518万元,比“分众”的《大护法》还低,照此趋势很难回本。“合家欢很难,因为想要做到这么多不同阅历、不同经历的人都会喜欢一个电影,是很难很难的事情,做成功的典范很少,做不好就变成儿童电影。”王微坦言。

砥砺前行的国产动画,何时才能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资本进来是好事,说明关注的人更多了,机会也更多了,但是做好作品才是更对的事,我们的市场如果有10个《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这样的作品才能算真正崛起了,那才是最好的时代。”易巧对记者如是说。

●每一次创作都没钱,有人给你点钱都不大敢玩别的类型

2015年7月,一场《大圣归来》映毕,灯光亮起时,不思凡曾在影院的椅子上坐了很久。“我想我懂他,可能比很多自来水更懂一些,因为我也在做一部动画片,已经做了2年”。而这部“正在做的动画”,就是近期上映的《大护法》。

不思凡第一次为人所知是在2004年,因为一部时长不过半小时的flash动画短片合集《黑鸟》,那时他还叫作“悠无一品”。许多人被《黑鸟》那种粗砺难掩的独特气质圈粉,而彼时,不思凡还并未真的进入动画行业,动画还只是他在电信局上班之余,在晚间捣鼓的爱好。

4年后,不思凡辞职来到了杭州,真正进入了动画行业。而此时的他发现,动画远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样。“到了动画圈我才知道,那时候的动画跟以前的漫画环境是一模一样的,真的好凄惨,几乎所有的原创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动画应该怎样赚钱。”

此后六年中,不思凡又陆续创作了《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等动画短片,其中不乏中国风、武侠、少年、异域等相似元素。这一方面来自不思凡的童年和故乡体验,“农村的山水、奇怪的土地人偶、简陋有意境的民居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在绘制背景分镜时对山水比较顺手,因为太熟悉了,风景都在脑子里。”不思凡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而另一方面,是来自资本的制约。“因为我每一次创作都没有钱,之后有人给你点钱或者支持,其实你都不大敢玩别的类型,因为做熟悉的东西,可以节省成本,自己也会非常顺畅。”

直到2014年,即使已经有成人向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斩获了过亿票房,动画产业都依然面临种种困境,不思凡刚开始创作《大护法》时,初始团队仅4人。“几乎所有国内的动漫工作室都缺人,导演、分镜、设定、原画、动检、制片、编剧……没有不缺的。”

而现在,《大护法》终于上映,两年前的《大圣归来》也揭开了“国漫曙光”的一道口子,那么现在国产动画的资金问题还是“心头大患”吗?

“我觉得现在市场对动画越来越重视,作品发布渠道也越来越多,有想法的人总会被认识,现在拿到投资并没有那么困难了。”不思凡如此告诉记者。不过,他认为现在还未到国产动画最好的时代,“现在动画的环境在慢慢变好,但动画类型还是有些单一,可能等到各种类型动画百花齐放的时候,才是我们最好的时代。”

[责任编辑:马敏]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看点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