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京牌非京籍”网约车视为非法营运


来源:新京报网

昨日,新京报刊发了《非京牌网约车“回乡不赚钱”返京拉黑车》的报道。北京网约车新政有关“京牌京籍”等相关规定出台后,一些曾经的网约车司机的条件由于不符合相关规定而拉起了黑车。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自己曾经是开网约车的,但是现在“不好干”了,转而开起了黑车。,

4月24日,交通执法人员在朝阳大悦城附近,对一辆非法营运车辆进行查处。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查处网约非法营运车辆,执法人员称遇黑车应及时记录车牌,拍照取证

■ “非京牌网约车‘回乡不赚钱’返京拉黑车”追踪

昨日,新京报刊发了《非京牌网约车“回乡不赚钱”返京拉黑车》的报道。北京网约车新政有关“京牌京籍”等相关规定出台后,一些曾经的网约车司机的条件由于不符合相关规定而拉起了黑车。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自己曾经是开网约车的,但是现在“不好干”了,转而开起了黑车。

昨天下午,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第五大队开展了黑车专项整治活动,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第五大队二中队队长周璐表示,尽管目前处于网约车新政过渡期,但对于京牌非京籍车辆均属于黑车查处范畴。

朝阳大悦城查扣一网约车

昨天下午,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第五大队在四惠交通枢纽、朝阳大悦城和劲松中街附近,对非法运营的黑车进行了查处。执法过程中,除了常规的黑车之外,一些“京牌非京籍”的网约车也被执法人员视为黑车一并进行了查处。

下午5点左右,执法人员在朝阳大悦城附近拦停一辆白色京牌大众轿车。车上女乘客表示自己通过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准备从朝阳大悦城到燕莎,预计车价18.4元。司机是河北石家庄人,为该车车主。

“因为司机是外地人,没有营运证件,所以属于非法营运的黑车。”北京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第五大队二中队队长周璐介绍,网约车新政的过渡期,“京牌非京籍”网约车不符合新政要求,都属于黑车查处范畴。随后,执法人员给乘客和司机做了笔录,并开具罚单,查扣了车辆。

在下午的黑车整治行动中,执法人员共发现四辆黑车。周璐表示,在查处黑车时,执法人员需要锁定证据,但执法过程中,存在乘客不配合取证、黑车违规行驶,有人通风报信等复杂情况,阻碍取证,这给执法带来不少难处,故不能查扣车辆。

“比如,据我们长期蹲点的了解,一些黑车聚集地区附近的商贩店主不仅自己开黑车,也会帮黑车司机揽客,类似中介性质,一单收10元揽客费,发现执法人员时会随时通知黑车司机。”

下午三点,在四惠枢纽站,两位老人刚坐上一辆京牌现代车,一旁的商贩走到司机车窗前耳语几句后,两位老人又迅速下车离开。“瞧,这个商贩肯定知道我们一下午在这里查黑车,这是给黑车司机通风报信的人。”

商圈景点多 黑车仍有市场

北京市交通委执法大队第五大队队长刘长征以朝阳区为例表示,朝阳区内有奥林匹克公园、朝阳公园、欢乐谷等多处旅游景点,又有国贸、蓝色港湾、望京等繁华商业街区,同时区域内轨道交通线路多,轨道站点多,监管难度较大。尤其晚间地铁、客运停止运行之后,交通枢纽和商圈的运力不足,而夜间市民的出行需求也不少,黑车仍有一定的市场。

今年以来,交通委执法总队第五大队在辖区内共查获黑车791辆,4月以来查获黑车189辆。执法范围涉及四惠交通枢纽、四惠东地铁站、国贸、十里河、草房、欢乐谷等人流量较大地段。

执法人员表示,黑车司机的从业者没有经过类似正规出租车公司的审核、培训,在公共服务中对不特定人群产生伤害的可能性较大,尤其针对女性和未成年儿童。在执法过程中,工作人员经常遇到黑车违规、漫天要价,甚至是抵抗执法人员,冲撞执法车辆的危险情况。

刘长征称,黑车是非营运车辆,营运车和非营运车的保费不同,司机的第三者保险不适用于乘客。若乘坐黑车的人出现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保险公司是拒赔的,而车辆的定期检修,保养也无法查证。刘长征建议,乘客如果发现问题,应及时记录车辆牌照,及时拍照,录视频都是留取证据的有效手段。(新京报记者 赵蕾)

 

[责任编辑:于慧平]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看点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