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五岁男童"换脸"手术:不会有人再叫我怪物了吧


来源:新京报

1月5日,赫铭在304医院烧伤整形科进行“换脸手术”。2016年3月9日下午,乔福民清楚记得,304医院烧伤整形科的几位医生见到孩子后,很快为赫铭制定了初步治疗计划,一家人决定立刻住院。

1月5日,赫铭在304医院烧伤整形科进行“换脸手术”。图为赫铭妈妈手机里赫铭三岁时拍的照片。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1月5日早晨7点,5岁的赫铭洗漱完毕,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

“妈妈,痒,给我抓抓。”他光着身子,用手挠了挠手臂上的瘢痕(瘢痕是各种创伤所导致的正常皮肤组织的外观形态和组织病理学改变的统称,它是人体创伤修复过程中必然的产物),已经和身体上的创伤和平相处一年半的乔赫铭,还是无法忍受早晚清醒时强烈的瘙痒感。

2015年夏天,哈尔滨望奎县一处土房着火,时年4岁的赫铭,全身大面积烧伤。

在社会公益组织的帮助下,赫铭进行了植皮和功能恢复手术,在进出十几次手术室后,他渐渐接受了满身疤痕的状态。但是面部的严重烧伤,还是让赫铭最难面对,这意味着毁容。

一次偶然的机会,父亲乔福民找到了304医院烧伤整形科副主任宋慧锋。在304医院烧伤整形科5病区整个团队的帮助下,赫铭完成了双手和腋窝的功能恢复手术,开始自由活动。

又经过十个月的等待和准备,赫铭迎来了最为关键的“换脸”手术。

“只要我做完手术,就不会有人再叫我怪物了吧?”赫铭望向爸爸。

“不会了,做完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了。”乔福民抚摸着赫铭的头,亲了一下。

意外烧伤

2015年7月31日傍晚,王晓春在厨房准备晚餐,儿子赫铭准时坐在炕上,专注于电视机里他最喜爱的《熊出没》动画片。

没人意识到头顶上的塑料膜烧了起来,火势迅速失控。“那时候我吓傻了,只想立刻抱他出来,但是屋里啥也看不清,恨自己走不快。”王晓春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回忆起当时,红了眼眶。

等王晓春拖动着双腿抱出赫铭,两人已被燃烧的火焰包围,浑身焦黑。而远在百米外的乔福民,还在自己开的小超市里张罗生意。

出门后便晕倒在门口的王晓春和赫铭,随后被送到了县医院,没有设烧伤科的县医院又将两人送往哈尔滨第五医院。

经诊断,王晓春头面、双上肢、左足均被烧伤,深2度,面积15%,伴吸入性损伤。赫铭面部、颈部、躯干、四肢烧伤,部分深2度、深3度烧伤,面积50%,伴吸入性损伤。

持续昏迷近二十天后,赫铭终于苏醒。但这才是磨难的开始。

因为烧伤程度严重,皮肤溃烂,加上感染的风险,赫铭的病情很不乐观。医生告知,需要尽快做植皮手术,且费用不菲。

黑龙江当地的媒体和公益组织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后,为他们募捐筹款。“虽然家没了,但是社会各界的帮助让我挺温暖,不至于垮下来。”乔福民觉得自己幸运,赫铭出事后,社会各界的爱心帮助一直未断。

植皮、拆线、缝合、涂药等一系列措施让赫铭饱受煎熬,“像是火苗在心里烧。”赫铭垂下眼帘,这是又痒又疼的皮肤疤痕带给他的最初感受。

[责任编辑:马敏]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看点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